<big id="ymaci"></big>
  • <strike id="ymaci"></strike>

    <th id="ymaci"><address id="ymaci"></address></th>
    <th id="ymaci"><option id="ymaci"></option></th>

    <code id="ymaci"><em id="ymaci"></em></code>

    <object id="ymaci"></object>

  • <code id="ymaci"><small id="ymaci"><optgroup id="ymaci"></optgroup></small></code>
  • 立即訂閱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

    2023年03月11日 01:03 來源于:共富財經 瀏覽量:

    原標題:12年后,“毒奶粉”受害者仍在追求應有的賠償。

    文|劉茜武玉

    還記得12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嗎?

    如果不是刑法老師羅翔的一段講課視頻,如果不是當事人之一的石嬰之父李國3月8日仍在微博維權,很多人都不會想到,這場斗爭依然沒有結束。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這個以三鹿奶粉聞名的事件,毒性很大。根據衛生部2008年9月的通報,因使用嬰幼兒奶粉而接受門診治療咨詢并痊愈的嬰幼兒有39965人,其中住院12892人,回顧性調查中死亡3例。

    毒奶粉砸了‘中國奶’的名聲,無數中國家庭涌向洋奶粉市場。十幾年過去了,還是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敢買國產嬰幼兒奶粉。

    為了正在哺乳的女兒,李國走上了“毒奶粉”維權之路。他坐了五年牢,一系列至今不明不白的官司,向我們揭示了維權路上依然存在的法律陷阱。

    維權路上的受害者

    2008年9月,‘毒奶粉’問題被曝光,三鹿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李國,一位在北京的家長,感到不安,雖然他的女兒吃的不是三鹿,而是另一種中高檔奶粉'仁慈'他帶孩子去醫院檢查,結果是‘雙腎中央集合系統有數個點狀強回聲’,腎功能受損;他還把女兒吃剩的奶粉送去檢驗,得知有的三聚氰胺含量高達132.9mg/kg。

    此外,他還利用自己做翻譯的職業素養,發現專注于100%進口牛奶的Mercy是一個假洋品牌:其股東Mercy International Limited只是一個在美國注冊的空殼,沒有生產設施和員工,注冊地址是一個廢棄的車庫。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當李國向媒體披露這些發現時,施恩的母公司雅士利正準備上市。起初,Mercy和雅士利很快達成和解,并承諾賠償李國40萬元。二十天后,公司領導再次找到李國,問他:“你有什么要求或條件嗎?”你可以把它們說出來。

    經過協商,李國參考國外消費者維權案例,要求對方再支付300萬元。

    幾天后,雅士利公司所在地潮安縣警方將李國帶走。他被指控‘敲詐勒索’,錄音中關于賠償的對話成為了犯罪證據。次年1月,李國被潮安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5年,二審維持原判。

    李國在監獄里服完了他的全部刑期。2017年刑滿釋放近三年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此案,宣判撤銷原一審、二審判決,李國無罪。出獄后,李國仍堅持向雅士利及監禁期間侵犯其人身權利的單位索賠。

     維權者郭利維權一夜之間變成敲詐,李國并不孤單。早在李國案的兩年前,寧夏也發生了類似的案件。

    2006年,湖北人楊金山申請了寧夏維多制藥有限公司的銷售工作,很快發現自己不適合,于是辭職了。離職后的幾個月,我一直沒有拿到畢業證,幾百元的欠薪和一些差旅費報銷。

    楊金山開始在網上發帖聲討該公司,并在自己博客的公開信中要求返還畢業證、工資、差旅費、在行業媒體公開道歉并賠償精神損失。他把試用期的工資、差旅費定為1萬元,其他精神損害賠償定為10萬元,共計11萬元。

    2007年4月12日,維多藥業法務部負責人將11萬元交給楊金山,然后借故離開。不到三分鐘,警察破門而入,逮捕了楊金山。

    隨后,楊金山因涉嫌

    北京消費者黃京華在華碩代理商處花了2萬多元買了一臺筆記本電腦。當天,她發現CPU有問題。華碩的保修服務給她換了CPU。經檢測,是明令禁止在市場銷售的工程樣品。

    她要求華碩賠償500萬美元(年營業額的0.05%),華碩不同意。多次協商未果后,黃靜向華碩宣布終止和解談判,準備提起法律訴訟。華碩回應稱,他遭到了勒索。

    2006年3月7日,海淀警方將黃靜帶走,12月26日她被取保候審。2007年11月9日,海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決定對黃靜不起訴。

     黃靜獲得國家賠償2.9萬元楊金山和黃靜的遭遇,與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251事件’有些相似:李鴻源與前公司華為發生勞動人事糾紛,被深圳警方帶走。他的罪行從“涉嫌職務侵占”到“涉嫌泄露商業機密”再到“敲詐勒索”,他被拘留了251天。

    與被判5年有期徒刑的李國相比,他們算是“幸運”的,敲詐勒索的罪名最終不成立。然而,他們也被拘留了至少10個月。對于普通人來說,懲罰效果不亞于量刑。

     ‘工作996,辭職251,討論404’無形的法律邊界

    在許多美國消費者向大公司維權的新聞中,人們可以找到上億的巨額賠償或庭外和解賠償,這些都源于被稱為‘懲罰性賠償’的法律制度。

    ‘懲罰性賠償’起源于英美法系,它允許符合一定條件的案件的賠償額超過甚至遠遠超過受害人的實際損失,從而達到懲罰侵權人的目的。

    但是,受外國新聞和影視劇影響的人可能很難意識到,在民法體系中沒有‘懲罰性賠償’。

    民法體系嚴格區分公法和私法,公法負責懲罰犯罪和違法行為,維護公共利益;私法只負責協調民事主體的利益,對被害人的救濟以賠償為特征,不承擔懲罰功能。所謂補償性,是指民事賠償一般以所受損失的數額為限。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在我國特殊國情下,很多侵權案件的賠償標準都是由法律或政府文件直接規定的。比如‘毒奶粉’事件,除了相關的治療費用,衛生部統一規定的賠償標準是死亡20萬元,重疾3萬元,一般癥狀2000元。李國的女兒只能被列入普通檔案,并獲得2000元的補償。

    同時,我國刑法關于敲詐勒索罪的規定非常模糊。無論維權者的要求是否合理,他們都有被起訴“敲詐勒索”的危險。

    《刑法》的第274條規定:

    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法律沒有解釋和定義什么是“敲詐勒索”。所以法院和檢察院只能用刑法理論來判斷一個案件是不是敲詐勒索。

    刑法的一般理論認為:

    敲詐勒索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威脅或者要挾被害人,勒索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陳興良)

    敲詐勒索罪的基本結構是:威脅他人——,對方有恐懼心理——,對方基于恐懼心理處分財產——,行為人或者第三人取得財產——,被害人的財產遭受損失。(張明楷)

    但是理論上的解釋并不是強制性的,這個標準還是不夠細化。最終,它在很大程度上成為了直接投資

    但是,目前我國還沒有法律禁止受害者要求賠償的數額?!断M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懲罰性賠償低于所受損失的兩倍’,是法院確定經營者賠償數額的規定,不是對消費者要求賠償的限制。

    :李海鋒敲詐今麥郎公司案010至350006至2015年,貨車司機李海鋒購買過期產品,醋包內有異物。一審判決認為,“要求巨額賠償”說明被告沒有誠意,因為數額“特別巨大”,李海鋒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比如“威脅或要挾被害人”的方法是什么?

    實踐中,只要當事人以向媒體曝光、向法院提起訴訟或請愿作為談判條件,就可能被認為是使用了威脅或要挾手段,即使這些手段是合法的民事權利。

    在李海鋒敲詐今麥郎公司一案中,一審判決認為,李海鋒自行委托無資質檢測機構,并依據所獲得的檢測結果主張賠償的行為,會對今麥郎公司造成‘精神脅迫’。

    再比如2013年湖北鐘祥村民敲詐大圣功有限公司案。兩名村民與被污染的化工廠達成了數百萬元的賠償協議,但承諾的賠償金始終沒有到賬。村民再次上訪時,被當地公安局以涉嫌敲詐勒索罪逮捕。被拘留了300多天,審理完案件,檢察院撤訴,村民重獲自由。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和‘對方基于恐懼處分財產’成為釣魚執法的利器。在楊金山和維多制藥案中,維多制藥要求警方在楊金山收錢時當場抓人。

    這些理論要素每一個都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但結合起來,就成了捍衛者的重圍。

    事實上,對于濫用敲詐勒索來應對維權,法學理論界早有所知。例如,張明楷曾經說過:

    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行使原則上不構成敲詐勒索罪。比如,如果行為人吃了生日蛋糕里的蒼蠅向媒體舉報或者威脅向法院起訴,要求廠家賠償,即使要求的數額巨大甚至特別巨大,也不屬于敲詐勒索罪。因為行為人的目的和手段是正當的,至于賠償的數額,就要看雙方協商了。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明楷但由于理論解釋不具有強制性,地方法檢存在很大的自由裁量空間,給濫用敲詐勒索罪留下了很大的空白。

    從前述案例中不難發現,很多報案抓捕維權者的企業都是當地的納稅大戶,或者在當地有相當的影響力。在李國維權案中,雅士利集團老板作為全國人大代表致信司法部。

    無論是否定罪,當事人都有可能在幾個月甚至幾十個月內失去人身自由,遭受嚴重的精神打擊。難怪有媒體評論說,敲詐勒索在一些地方成了報復維權者的工具。

    懲罰性賠償在中國的歷程

    《刑法》規定的敲詐勒索罪之所以成為維權者的陷阱,一方面是法律規定模糊,有很大的解釋空間,但主要問題是辦案人員濫用刑法干預民事糾紛,對企業有失偏頗。

    在常見的維權索賠案件中,維權者可以用來打游戲的條件只有媒體曝光、向法院起訴、上訪,這是他們的基本權利。

    公民權利人人平等。如果索賠的公司認為對方的條件不合理,也可以在媒體上澄清事實,消除影響,甚至可以對維權者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其賠禮道歉或者賠償??紤]到其經濟和社會資源往往遠強于維權者,在大多數情況下,并不存在維權者所說的曝光和起訴會讓企業感到恐懼,造成精神脅迫的情況。

    當前位置民事系統本來可以解決的問題,如頻繁訴諸刑法、抓人和判刑等,實際上卻被擱置一邊

    對于李國和黃靜這樣的維權者來說,如果有什么好消息的話,那就是“懲罰性賠償”終于緩慢但逐漸地進入了中國的法律體系。

    2009年新《食品安全法》規定,面對經營者的欺詐行為,消費者可以要求三倍賠償,在特定情況下,還可以要求所受損失兩倍以下的懲罰性賠償;2010年實施的《侵權責任法》也規定,被侵權人在特定情況下有權主張懲罰性賠償。

    此外,更早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的‘假一賠十’后來被解釋為懲罰性賠償。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專利法修正案(草案)》,對故意侵犯專利權的行為提出懲罰性賠償。

    ‘懲罰性賠償’的本意是為了懲罰明知存在風險而實施并造成嚴重后果的侵權行為。懲罰性賠償是在補償性賠償之外存在的,具有補償受害人遭受的損失、懲罰和遏制違法行為等多重功能。這些規定突破了大陸法系傳統民法的補償性特征,為高額索賠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據。

    在美國,最典型的懲罰性賠償案件是20世紀70年代的‘福特平托汽車案’,它與30多年后的三聚氰胺奶粉案有許多相似之處。

    Pinto是福特于1970年在北美市場推出的一款緊湊型汽車。1972年,一輛平托車在高速公路上被后車追尾,引發火災爆炸,造成一死一傷。原告將福特告上法庭。

    庭審發現,事故源于平底車的設計缺陷:油箱安裝在車后座下部,中等強度的追尾足以導致爆胎。福特清楚這款車型的缺陷,但經過高層討論,為了維持平底車的成本,沒有進行改進和加固。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平托碰撞試驗

    福特甚至做了一個成本核算,得出的結論是增加保護裝置的成本高于放任事態發展造成數百人傷亡的賠償支出。

    福特公司的行為符合懲罰性賠償的條件,即事故不是由于過失造成的,而是公司故意放任的結果。最后,福特在1976年被判支付凈資產的0.005%和收入的0.03%,處罰和賠償總額達到1.278億美元。

    :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諷刺平托車

    需要注意的是,美國判的懲罰性賠償并不都是中國讀者想象的巨額賠償,雖然相對較高。根據美國司法部2005年的數據,在原告勝訴的侵權案件中,有3%獲得了懲罰性賠償,懲罰性賠償總額的中位數約為5.5萬美元。

    作為一種威懾制度,用來威懾和制衡潛在的侵權者,以大企業為代表,他們在法律資源和社會資源上具有優勢,使他們不敢輕視普通人的權益。

    但即使是這樣的象征性補償,在現階段的中國也是遙不可及的。

    在中國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懲罰性賠償的覆蓋范圍仍然非常有限,而《侵權責任法》由于其規定模糊,在司法實踐中經常引起爭議。相關的賠償決定很少,不僅讓侵權人難以受害,也往往讓主張維權并投入大量精力和財力的消費者得不償失。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 雅力士善良的老故事-身陷三聚氰胺丑聞 起訴消費者敲詐騰訊財經2018年3月15日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消費者維權代價高,處理時間長。

    面對李國這樣的捍衛者,中國的現代法治建設之路依然漫長而艱難。

    參考資料:

    [1]鄧永生。從典型案例看過度維權與敲詐勒索的界限[J]。犯罪研究,2018 (01): 86-90。

    [2]劉勝男。過度維權中敲詐勒索罪的認定[D]。吉林大學,2017。

    [3]蔡貴生。合理行使權利與敲詐勒索的區別[J]。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8,26 (02): 23-33 171-172。

    [4]張明楷。刑法[M]。法律出版社。2007.

    [5]朱光心。懲罰性賠償制度的演變與適用[J].中國社會科學,2014,3: 104-124。

    [6]李有根。懲罰性賠償制度的中國模式研究[J].法律與社會發展,2015,6: 109-126。

    [7]懲罰性損害賠償:罕見、合理和有限(2011年),https://center JD。組織/內容/概況介紹-懲罰性損害賠償-罕見-合理和有限-2011年

    原標題: 《12年后,‘毒奶粉’受害人仍在追尋應有的賠償|大象公會》

    責任編輯:梁斌SF055

    關鍵詞:
    友情鏈接
    一本久久伊人热热精品中文_国产又色又爽又黄又刺激视频国语_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无码_99re热视频精品免费观看

    <big id="ymaci"></big>
  • <strike id="ymaci"></strike>

    <th id="ymaci"><address id="ymaci"></address></th>
    <th id="ymaci"><option id="ymaci"></option></th>

    <code id="ymaci"><em id="ymaci"></em></code>

    <object id="ymaci"></object>

  • <code id="ymaci"><small id="ymaci"><optgroup id="ymaci"></optgroup></small></code>